纪念著名心理学家朱希亮先生

作者:郭永玉 发布时间:2017-03-13

导语
朱希亮(1900—1978)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的心理学家,也是中国心理学会的创建人之一。

这些年在国内外走了一些地方,有一个很深的感触,就是一所大学或科研机构,都特别珍视自己的历史,到一所学校,人家总是很骄傲地谈起曾经有哪些著名学者是他们的教授,拿南师大来说,他们讲起陈鹤琴、高觉敷、唐圭璋、吴怡芳这些名人,如数家珍,校园里还可以看到这些人物的铜像。

      现在我们回到心理学。我们这里也曾经有一位有名的心理学教授,名叫朱希亮。朱希亮(1900—1978)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的心理学家,也是中国心理学会的创建人之一。他从1951年春就来到武汉,先在湖北省教育学院工作,1952年经院系调整来到华中师范学院教育系担任心理学教授,直至去世。五六十年代在华师教育系读书或工作的人,谈起朱先生,无不满怀景仰之情,有的还能回忆起他讲课时的风采。可以说他的学识和人格至今还在发挥着影响。


 朱先生1900年5月31日出生在江西临川县,父亲是前清秀才,曾任临川县小学校长,祖父是前清举人,曾担任知县。朱先生于1921年考入燕京大学心理学系,1924年毕业后,到江西省私立心远大学教书,1926年由江西省教育厅派往美国考查教育,随后得到江西省教育厅和清华大学的留学资助,先后在威斯康辛大学和耶鲁大学获得两个心理学硕士学位。他在威斯康辛大学的导师是格式塔心理学派的代表人物考夫卡(Koffka)。很多人因此而误认为朱先生是留学德国,实际上,考夫卡那时确实已经到了美国并担任威斯康辛大学教授。朱先生在耶鲁大学的导师是一个实验心理学的权威人物杜奇(Dodge)。他在美国期间曾出席过第九次国际心理学大会。

1930年秋,朱先生回国,先后担任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和清华大学等学校的心理学和统计学教授。1935年经胡适介绍,赴四川大学任教。在此期间,1936年,一些著名心理学家发起成立中国心理学会,主要发起人有陆志韦、孙国华、周先庚、艾伟、朱希亮、张耀翔、郭任远、郭一岑、萧孝嵘、唐钺、潘菽、陈立等。所以说,朱先生是中国心理学会的创始人之一。

抗战爆发后,逃往广州私立岭南大学任教一年多后,1938年蔡元培先生邀请他到重庆中央研究院任学术秘书。在中央研究院期间,他与著名科学家竺可桢建立了深厚的友谊。1940年,南昌的中正大学校长极力邀请朱先生去任教授和训导长。由于训导长必须是国民党员,所以就加入了国民党,入党介绍人是当时的教育部长陈立夫,和在蔡元培去世后继任中央研究院院长的朱家骅。在中正大学任职期间,蒋介石曾召见朱先生,向他询问中正大学的情况。朱先生在中正大学任训导长并加入国民党这两年的经历,成为他后半生的污点,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都纠住他这一段经历。

1942年至1950年在浙江大学担任心理学教授。浙江大学马建青教授在1994年理论心理学与心理学史鹰潭会议上曾发言介绍朱先生,说明他在浙江大学还英名犹存。在浙大期间,他曾到南京参加过一次心理学的会议,会议召集人是萧孝嵘,与会者包括陈鹤琴、高觉敷、廖世承、谢循初、张耀翔、陈立等。

1950年,朱先生进入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接受思想改造。1951年被分配到湖北省教育学院任教,1952年院系调整,来到华师,直到1978年去世。据王启康老师讲,朱先生去世前,曾接到国际心联的邀请,请他出席科学心理学诞生100周年的纪念大会,会议通知是请中国教育部转交的,因为国外同行只知道中国有一个叫朱希亮的心理学家,但不知他具体在哪儿,教育部经过许多周折才查到他在华师。朱先生接到通知,十分兴奋,于是就准备论文,就在准备论文期间,不幸去世。他晚年孤身一人生活,夫人先于他去世,子女都不在身边,所以不知道他究竟是哪一天去世的,邻居发现他几天没出门,破门而入,发现他已去世,手里还握着笔,书桌上是一些外文资料。

1979年,文革后的第一次全国心理学会议在杭州召开,与会代表曾为这位刚去世而未能出席会议的著名心理学家默哀。

朱先生的专长在感知觉心理学的实验和理论、统计学、以及发展与教育心理学。英文很好,还能阅读德文文献。他的主要著作有:逆联想联系学习之量的研究(A quantitative study of serial learning in terms of backward association. Wisconsin Psychological Studies, Vol.12, No.2, 1929);完形心理学与制约反应(Gestalt psychology and conditioned reactions, Yale Psychological Studies, Monograph, Vol.31, 1932);完形心理学研究(Gestalt Psychology, 英文版,北京大学出版部,1930)等,后来又违心地在《心理学报》上发表《完形心理学批判》(《心理学报》1958年第1期)。

著名心理学史家杨鑫辉教授当年是朱先生的学生,他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朱希亮教授对心理学的贡献主要在以下三方面:第一,他早年致力于完形心理学的实验和理论研究,也是最早向中国介绍完形心理学的主要人物之一;第二,他致力于心理学教学工作近50年(去掉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中断教学工作的时间,也至少有三十多年),培养了大批心理学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朱先生一生曾在多所大学任教,主讲课程包括感官心理学理论与实验、系统心理学专论、统计学、普通心理学、儿童心理学、巴甫洛夫高级神经活动学说等。他讲课非常吸引人,他当年的学生至今仍能描绘出他讲课的风采。第三,他与国际心理学界有联系(如考夫卡是他的导师;此外,他还在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与巴甫洛夫相识),又是中国心理学会的创建人之一,所以他为心理学的学术交流和中国心理学组织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解放初,他在自述中说:“予天性直爽,好读书静肃,宜于教学,不宜于办行政工作,教书二十余年,深得青年人之信仰,但亦因本性过于直爽,态度过于公正,虽工作极尽心力,最后每引起同僚反感,使工作无大成果。”他曾在自我鉴定中说:优点是学习认真,对真理钻研不放松,直爽,做事负责任,能展开批评;缺点是性急,过于梗直,有时感情激动,理智修养不够高,有个人英雄主义。

      通过以上介绍,我们可以感受到这是一位热爱学术,热爱学生,学识渊博,诚实正派,个性鲜明,富于人格感染力的令人仰慕的学者。

      如果说一个学术机构的传统是它的根基,那么这个机构的著名学者就是它的旗帜。南京师大的旗帜是高老、浙江大学的旗帜是陈立老、华南师大的旗帜是阮镜清先生,北京、上海的一些大学,旗帜更多,那我们华中师大的旗帜就是朱希亮先生。但我们打出一面旗帜不是虚张声势,不是拉大旗作虎皮,而是要沿着先辈的足迹往前走,发展我们湖北的心理学事业,使我们华师和湖北省的心理学学科发展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上一个新台阶。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huashigushi@163.com
邮寄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华中师范大学行政楼403
联系人:马老师 027-67868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