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之灿烂逝若秋叶之静谧

作者:王沁超 发布时间:2019-01-02

导语
父爱是一片汪洋的大海,浓郁而深远。


       幼年时期,我印象中的父亲有着高大魁梧的身材,稳健的谈吐以及乐观向上的探险精神。那时的父亲喜欢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和母亲在市区里驰骋。也就是在父亲的摩托车上,我第一次听到了父亲对我的教诲与期待:“男儿志在四方,人生的意义就是敢拼敢闯。”

       父亲真的践行了他的豪言壮语。在我七岁那年,父亲退掉了在宜昌市开发区本已选定、并准备在那里享受人生的新房子,毅然地踏上了前往北京求学深造的旅程。临行那天,父亲披上外套,把两个箱子拖到门边,俯身对满怀不舍的我说:“男儿志在四方。总有一天,你也会像这样对你自己的孩子说,再见,我的宝贝。”

于是,从那一刻起,我的童年便少了父亲的色彩。
       父亲是好样的,他没有让我们失望。三年后成功获得了博士学位,被华中师范大学作为人才引进,带领母亲和我从宜昌搬家来到武汉。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期间,父亲亲赴北京在国家跆拳道队担任科研教练。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当时我在电视机前看着中国选手陈中在赛场上奋战,母亲在一旁告诉我父亲正在现场进行指导时,我的内心是多么的光荣与骄傲。
       父亲的性格直率粗犷,有时说话做事会引人不快。对此我经常与他发生争吵。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身边的人。初中的时候,我经常抱怨他每次接送我上下学时总是比其他同学的家长晚一些,但我却没意识到父亲每天从繁重的工作中抽时间接送我是多么的不容易;高中的时候,父亲和母亲时常来到远在江夏区的华师一附中为我送饭,我总是埋怨他们太多事,但我现在明白他们不顾阻塞的交通、长途跋涉来到学校给我送饭只是为了能够更多地关心我的学习生活;上了大学后,虽然就在武汉就读,每逢节假日我也经常让父亲开车接送我,父亲也经常表现得很乐意。10月7号,也就是一个多星期前,晚饭后父亲照常开车送我来到学校的宿舍前,对于父亲临别前的唠叨,我还表现得不耐烦的样子,可我怎么也想不到,那竟然是父亲最后一次开车送我上学。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父亲对我的爱就像山脉一样辽阔而深沉。在我的印象里,父亲永远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不满意。在我考上华师一时,那个暑假父亲和我谈的最多的是如何在高中里学会学习、学会做一个大人,并对我当时的稚气未脱深感不满;在我进入武汉大学时,父亲也并未流露出多少喜悦之情,甚至会在我得意忘形时朝我泼凉水;就在这个月初我如愿评上国家奖学金、并在家里欣喜若狂时,父亲也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不停地告诉我要谦虚要冷静。我曾对父亲这样的“冷漠”感到气愤与不解,但是现在我慢慢明白:父亲其实一直为我感到骄傲。每次开车送我到学校,临别前父亲总是会拍着我的肩膀说:“不错,小伙子,继续加油。”两天前在医院静候时,父亲的一位研究生眼里噙着泪花告诉我,“你知道吗,你爸爸经常在我们面前提到你,而且他每次提起你时都会露出从嘴角一直蔓延到眼角的由衷的笑容。他是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父亲生前既是一位极其尽责的导师,也是一位为了家庭愿意奉献一切的好父亲、好儿子和好伴侣。对待学生,父亲倾尽了所有心血来对每一位愿意选择他作为导师的学子进行培养,虽然我不曾亲眼目睹父亲在课堂上的授课,但在私下里,我曾无数次看到父亲将学生邀请到家中促膝长谈,也曾无数次看到父亲为了学生的论文与答辩而茶饭不思,因此,我也可以为父亲对待学生、对待事业的认真做出负责任的担保。对待家人,父亲更是为了保护这个家庭而殚精竭虑,父亲早在2014年的3月份就被查出患上肺癌,但是为了不影响当时正在读高中的我的情绪、也为了不让老母亲担心,便一直将这件事藏在心底。直到上周五病情突然恶化,父亲瘫坐在医院的病床上,鼻子里插着输氧管,在看到我的到来后,父亲终于对我说:“你都看到了。不好意思让你看到爸爸这个样子。别哭,这只是一个过程。只要你能够阳光快乐地成长,也就足够了。”
       生命的短暂如白驹过隙。就在今年七月份,我有幸争取到了前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游学一个月的机会,在启程的那天,父亲怀着说不出的喜悦,专程开车把我送到了同我一齐出发游学的同学们的集结处,在告别时,父亲还对我做了一个俏皮的表情,说道:“seeyounextmonth!”使得在场的同学都忍俊不禁。那个场景仿佛还发生在昨天。现在父亲已经走了,不过我相信父亲一定还没有走远,在这里我想对我的父亲说:“爸爸,谢谢您这辈子为我们做的一切,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希望您能够做一个健康而幸福的人。”父亲是伟大的,除了为我们家庭开创的坚实基业,以及学术界留下的丰硕成果,他还为我们大家留下了沉甸甸的精神财富:在我们身处窘境、穷困潦倒时,请记住,曾经有一个人,因为不甘命运的约束而勤奋付出,最终走出了偏僻的山村,成为了一位受人景仰的博士生导师;在我们疲于生计、力不从心时,请记住,曾经有一个人,为了不负教师这一崇高的职业、更为了对所有愿意追随他求学的学生负责,呕心沥血,日夜操劳,十多年不论炎夏与寒冬;在我们为自己的亲人不理解、为身边的朋友不支持时,请记住,曾经有一个人,为了尽到家庭顶梁柱的责任而甘愿付出一切,为了家人的幸福生活,即便压力日增、甚至重病缠身也甘愿默默地独自承担,至死也不曾悔恨。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我为有一位这样的父亲而感到由衷的骄傲!
(作者为武汉大学学生,其父亲王长生为我校体育学院教授)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huashigushi@163.com
邮寄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华中师范大学行政楼403
联系人:马老师 027-67868014